找:  矿龄: ~  矿权所在地区:       项目状况:         

地质人背后的故事

交易要求:正常   心情:一般   发表时间:10-15 16:20 人气:     我要评论
发表人:江西赣州金矿探矿
4年 江西 赣州 1百万吨 详查 2000~5000万元

发信件 打招呼 送礼物

春秋轮回一甲子,

沧桑与硕果同行,

前辈的辛劳铸成金色勋章,

印刻跋涉者坚实的足迹。

风雨兼程六十载,

艰辛与凯歌同奏,

时间的纹理化成崭新年轮,

写就耕耘者壮阔的篇章。

这一切的起点,发生在1958年,地质立队的序幕由此徐徐拉开。当时,新中国百废待兴,国家建设热火朝天,但地质工作基础仍十分薄弱。一群满怀激情的年轻技术骨干,响应党和国家“地质工作要大发展”的召唤,聚集在苏城大阳山脚下,成立了地质四队,扛起苏州当家地质队的大旗。

六十年来,江苏地质四队筚路蓝缕、栉风沐雨、不畏艰难、自强不息,在艰苦创业中顽强拼搏,在致力发展中励精图治,在改革大潮中砥砺奋进。翻开那册发黄的队史,一行行文字,一串串数字,清晰地记录着四队光辉的足迹,让我们一起追寻那背后的故事……

功勋背后

镌刻艰苦卓越的时代记忆

走进地质四队长江路队部大厅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南侧一整排明亮的玻璃展柜,里面陈列着一个个金光闪闪的奖牌——“在地质找矿中做出重大贡献的先进集体”“地质找矿功勋单位”“全国地勘行业先进集体”“全国模范职工之家”“江苏省五一劳动奖状”。这一项项功勋背后,记载着成百上千名地质工作者数十年来忘我的付出和无私的奉献。



野外施工

上世纪50年代未,在“大炼钢铁”的号召下,四队一支地质小分队来到苏州西部的潭山。潭山地势峻峭、山高坡陡、森林密布,面对找矿难度大、任务重、人员少的困难,小分队深入大山深处踏勘,在布满荆棘的山林里,槽探施工、刻槽采样,每一项工作都是困难重重。队员们每天早晨六点钟带着干粮出发,傍晚回来把资料汇总并进行归纳、提炼和研究。山里天气说变就变,野外出队作业往往是顶着太阳出,伴着暴雨归,有时为了跑完一条路线,常常是冒雨工作,浑身湿透。所幸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山坡上发现了含铁的石头——褐铁矿。然而进一步查证后,发现这是硫化矿床在地表的氧化带——铁帽,不能当铁矿开采。正当大家灰心丧气时,有队员提出,“帽子”下面定有“花头”。经多次钻探验证,潭山硫铁矿及附近的成矿带被发现,主矿体中含硫高达37%以上,经济价值很高,自此潭山被称为“硫铁矿之乡”。

说到四队找矿史,就不能不提东山的地下“煤宫”。当年,西山煤矿因煤层变化大停产,从此苏州就短缺煤。为了扭转“北煤南运”的局面,四队认真分析地质构造及含煤层位,发现东山一带储煤条件良好,只是覆盖层太厚。于是,几十台千米钻机云集浦庄-东山一线,机声隆隆,在空旷偏远的乡村,几易寒暑,终于发现了一巨大的地下煤田。这一煤田埋藏在地下二百米到近千米处,共8 层,从规模和探明的储量看,在江南二叠纪隐伏煤田中是首屈一指的“大哥大”,彻底打破了“江南少煤”论。

四队再接再厉,先后在苏州地区发现和探明了可供开采的高岭土、铁、铜、银等19个矿种,找到3个特大型矿、5个大型矿、14个中型矿、9个小型矿,共荣获42项国家、省部级找矿和科技成果奖。

繁华背后

谱写代代传唱的勘探之歌

钻探作业在野外露天施工,流动分散,常年只有轰鸣的钻机、笨重的钻杆和肮脏的油垢泥浆作伴。不管是春雨绵绵,还是烈日炎炎,不管是秋风瑟瑟,还是寒冬腊月,每天天刚蒙蒙亮,伴随着星光,地质工作人员就开启了一天的劳作。

在四队,还有一批“地质二代”,他们从小随父辈征战崇山峻岭,长大了接过父辈旗帜,继续从事地质工作。徐机长就是其中一位代表,他从小就跟随父亲到了机台,对各种钻探设备如数家珍,耳濡目染了地质人的苦与乐,对钻探有一种特别的理解。上世纪80年代踏上钻探工作岗位后,他比一般人更能适应野外工作的艰苦和繁重,工作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,带领班组成员顺利完成了一个又一个难啃的生产任务。徐机长工作中刻苦钻研,练就了一手过硬的钻探技术,摸索出一套在软土地层、江河湖荡中打深孔、防坍塌的成熟工艺,成功运用在苏州市轨道1、2、4号线及高架环线、绕城高速、环古城风貌保护等重点工程建设的地质勘察中。

辛劳背后

诉说着家人的日牵夜挂

不久前,一位同事对我说:“有女不嫁地质郎,一年四季守空房。有朝一日回家转,带回一堆脏衣裳。”地质队员为了工作,背井离乡。他们走过的每一个地方,背后都是家人们日牵夜挂的所在,是父母心切的惦念,是女儿天真的念叨,是妻子依门而望的不舍。

甲子辉煌六十载,我更看到了一代代地质家属的付出,那是地质工作背后最珍贵的力量。

上世纪50年代末,陈高工大学毕业后来到大阳山脚下报到,他精通水文、工程地质业务,深受各方好评。在当年“千军万马战潭山”的日子里,他毅然放弃了队部较好的生活条件,来到潭山。无数个节假日,他都是在野外和同事们一起度过的。家人们支持他的选择,妻子默默地当好他的贤内助,结婚时仅仅用苇席在项目周围的农舍中隔出一小间作洞房,婚后经年累月一个人默默承担着所有家务,照顾双方父母,养育女儿长大。

其实像陈高工这样的地质人员,不在少数,有的甚至夫妻两地分居二十多年。虽然现在的交通已经十分便捷,但地质工作者几个月回不了家的还是大有人在。上世纪90年代,为了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,开拓工勘市场,四队提出“走出去”战略,仅仅三个字,却意味着他们要走更远的路了。

其实,他们也有自己的遗憾,也有自己的不舍,也想陪陪年迈的双亲、行单影只的妻子,也想带着女儿去游乐园坐碰碰车,也想在节日里其乐融融地吃顿团圆饭。只是为了心中的追求,为了肩上的职责,他们只能一次次踏上征程。

拂去历史的烟尘,回望苍茫的来路,真可谓是六十载风雨一路征程。作为“三光荣”精神的传承者,我们要继续在汗水和笑声交织的地质道路上,初心不改,逐梦前行。□

来源: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: 顾胜燕

发表评论: